一路好走

今天下午4時多, 嫲嫲走了, 雖然她等不了喝孫媳婦倒給她的茶, 可是我覺得這樣也不壞, 並不是我不孝, 只是
之前她在醫院時連我也覺得她很辛苦 - 公立醫院護士們打針和抽血的手勢太好了, 她們不想讓我們認為她們是一群浪費納稅人的金錢, 只懂吃飽打混兇家屬, 所以每次·每·次抽血和打針時也一定要在嫲嫲的雙手留下紫黑色的印記才行. 後來發現嫲嫲的雙手已經全黑和貼滿帶血的膠布, 於是她們便在嫲嫲只餘下骨的雙腳打點滴了, 想當然, 嫲嫲的雙腳也被她們當成打卡機般亂釘亂插, 而她早已痛得無法說話, 只是變得越來越沒精神, 常常不作聲的盯著某處, 我猜, 她已經聽不到我們的聲音了吧?

我沒有親自去醫院送嫲嫲最後一程, 母親跟我說嫲嫲走的時候一臉安詳, 就好像只是睡著了一樣, 93歲是笑喪吧? 所以我不會哭... 至少不會在任何人面前.



願她能在天國與爺爺成功相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荼毒對象
ウェブカレ
死小孩
咩樂寶寶樂園
FC2計數器
我不懂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