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袋西口同人] 二月某日 [祟誠]

最近發生了很多事情令我有點...嘆氣


先此聲明, 在寫這東東時我沒有去看原著[主要原因: 懶], 所以只憑自己的記憶來把角色的感覺表達出來[?]

請注意:

- 角色崩壞
-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寫啥
- 電腦中毒了



總之, 請不要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轉載



全球暖化的問題我現在完全深切的感受到了, 今年的冬天下雪的次數我可以用一隻手數出來, 而且明明是二月中, 可是天氣暖和得我只穿了一件薄長袖衫加一件外套便可以了. 我勉強撐起沈重的眼皮, 盯著無人的街道發呆: 「哈呵… 真無聊…」

「我跟你說過多少次在看店時不要露出這麼沒用的樣子!」 突然最強兵器老媽的聲音由遠處傳來.

「是是, 抱歉啦.」 然後我又打了個呵欠.

「真是的, 為什麼我會生出一個這麼沒用的兒子?」 老媽從她的手提袋遞了一個白色信封到我臉前. 「拿去吧.」

我下意識的接過: 「嗯, 這是甚麼?」電影票兩張, 我再仔細一看, 原來是那套最近很熱門的3D科幻電影的戲票.

「我剛剛參加了商店街的抽獎, 然後中了五獎得到這個.」 老媽一邊扭開電視一邊說道: 「我和朋友已經看了, 所以便給你吧.」 接著她好像想起甚麼似的回頭看著我: 「嘛, 總之你隨便找個女朋友之類的一起看吧.」可是老媽眼中露出我絕對找不到願意和我看電影的女人樣子.

可惡, 雖然我也知道自己並不帥, 但也不用說成這樣, 我絕對要找個美人令她無言! 於是我便拿出我的電話, 看著電話的記錄簿中數百個號碼和名字, 不禁感到有些打擊. 人稱池袋問題解決者的我到底在哪一方面做錯了, 令到增加到我手機的號碼也差不多全是男性來的? 如今只有大約5%是女性名字, 但不要緊, 阿誠的魅力是受到大家的肯定 – 雖然我努力回想除男人對我的讚美外有多少女生曾跟我說我很棒.

於是我便撥出第一個電話了, 「惠美? 是我啦, 阿誠. 我有兩張電影戲票, 這周日想不想一起去看?」

「甚麼甚麼? 和阿誠去看電影? 嗯, 我去我去!」 看吧, 老媽, 第一通電話便成功了. 在我還沒完全品嚐勝利的美酒的滋味時, 惠美便問我, 「順便問一下, 我們看哪一齣電影?」於是我告訴她電影的名稱.

「呀… 抱歉阿誠, 我已經和朋友看了…」

「真… 真不巧哩, 那下次吧! 啊哈哈…」 不要緊, 反正第一個便成功的才不可思議, 我的電話裏還有很多女孩子的號碼哩, 阿誠fight!

第二個,
「抱歉呢, 我和男朋友約了明天看.」

第三個,
「哎… 人家已經看了耶…」

第六個
「不好意思…」

第九個,
「對不起呢.」

「那個, 我正在看…」 這已經不知是第幾個了

連我最後的希望, 我那喜歡看書的小女朋友也說, 「已經和媽媽看了.」

原來老媽的意思是這樣! 我太遲去看, 結果所有人也看過或已經約了人準備去看.

幾天後, 我有事找Zero One, 所以便去了他在的家庭餐廳找他, 「你看了那套電影了嗎?」 我不禁問池袋裏無人能比的工作狂.

Zero One從他的手提電腦抬起頭盯著我看, 然後發出洩漏煤氣似的笑聲, 「看來全池袋只餘下我和阿誠你還沒看過哩.」

放心, 即使全世界只餘我和Zero One還沒看, 我也絕對不願意和一個移動奇怪電波收發站一起在鬧市中並肩而行, 我不想連僅有的支持者也失去.

晚上我在準備關店時, 電話突然響起, 我把手上的箱子放下, 從牛仔褲後袋把電話拿出來. 「你好, 真島水果店, 二月的時令水果有草莓, 四季橘, 金柑等哦, 你想吃哪個?」

「我比較想吃你.」 祟仔聽來有點生氣, 「阿誠, 你今天為什麼沒有出現?」

出現? 我應該要去哪? 我立刻在腦海中尋找蛛絲馬跡, 上星期我好像和祟仔、猴子在酒吧喝得興起時決定今天大家再一起喝酒, 不過最近又有新的事件發生, 令我把這個約定忘記了. 「呀… 抱歉, 最近忙得不可開交, 不小心忘了.」 在祟仔發作前我立刻改變話題.

「對了, 我有兩張戲票, 這周日一起去看電影吧.」

祟仔想也沒想便馬上回答: 「沒興趣.」

「我說你呀, 你這樣會失去社交能力! 難度將來你想只和有那些唯命是從的手下渡過下半子嗎?」

「只要你在我身旁便行了.」 祟仔好像笑了, 我正想說 「這樣也不行」時, 突然聽到「安~藤~ 你在和阿誠說話嗎? 讓~我~也~說…」 然後猴子的聲音便由電話的另一段傳來. 「阿誠你為什麼沒來?」

「抱歉啦… 有點事… 比起這個, 猴子, 你是不是喝多了?」

「才沒~有…!」 猴子的聲音大得異常, 「阿誠你沒來真是可惜, 這兒有好多美女. 不過安藤的臉卻黑得好像… 好像吃了炸藥一樣! 只是一味兒自己喝悶...好痛!」

「猴子?」

「他暈倒了.」國王淡漠的回答, 可是我卻聽到猴子咕噥地說: 「幹嘛突然打人?」

「這樣啊… 呀! 祟仔, 你幫我問猴子這周日想不想看電影.」 和猴子一起看電影可能也蠻有趣哩.

祟仔的聲音突然一下子急降至冰點, 「我去.」

「嗯? 你不是說你沒興趣的嗎?」

「改變主意了.」 國王的心思果然並不是一般平民能明白.

「電影何時開始?」

「11時.」

「那我10時來你家接你.」為什麼不直接在約在戲院見面? 可是我沒有機會問.

「啊, 對了,」好像想起一些事般, 祟仔輕笑, 「我不介意你穿平時的衣服哦.」 然後便自己掛斷電話了. 甚麼意思, 你是想說我平時的打扮很不堪入目嗎?



待續...?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荼毒對象
ウェブカレ
死小孩
咩樂寶寶樂園
FC2計數器
我不懂用啦